目前下辖81家农村信用社、农村合作银行、商业银

2019-05-08 03:53栏目:贷款
TAG: 贷款

  以农村商业银行、农村合作银行以及农村信用社为代表的农合机构,定位服务当地,且服务网络深入乡镇、农村,成为服务“三农”、小微以及普惠金融的主力军。这其中,便藏着许多“隐形冠军”。

  近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浙江省农信联社了解到,截至2018年末,浙江农信全系统存款余额 20420 亿元,连续 9 年居浙江省第一, 旗下65 家行社是当地小冠军;贷款余额 13897 亿元,连续 5 年居全省第一,有62 家是当地贷款小冠军。 系统不良贷款率1.16%,优于浙江省银行业平均水平,更远低于全国农信平均水平。在防范化解金融领域重大风险的当下,这样的资产质量将成为县域金融稳定的“压舱石”。

  成立15年的浙江省农信联社,目前下辖81家农村信用社、农村合作银行、农村商业银行,4123个营业网点,11169个丰收驿站,2万多个村级金融服务点,覆盖了全省所有乡镇和绝大多数行政村。在一些偏远山区、海岛,农信社是当地唯一的金融机构。基础网络的广覆盖使得浙江省农信联社在服务“三农”、小微企业和农户上具有天然优势,也使得浙江农信联社的综合实力领先。

  作为民营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,浙江许多知名龙头企业都是从乡镇开始起步,如今的万向、吉利、传化集团,不仅在业界知名,更是走向了国际。而他们的第一笔贷款,都来自浙江农信。在蹒跚学步阶段就从浙江农信获得第一笔贷款服务的,还有荣盛、奥康等知名民企。由于身在地方,对企业更为了解,中小银行以及区域性社区银行在服务小微时更具优势。而这些小微企业中,可能就孕育着未来的“万向”、“吉利”、“传化”等。到2018年末,浙江农信支持民营企业(含个体工商户)贷款余额7854.34亿元,贷款客户64.61万户。

  浙江省农信联社党委书记、理事长王小龙介绍,由于历史原因,农信社发展基础弱,底子差。农信联社构建具有特色的省县两级管理体制,在保持行社县域法人地位和数量总体稳定,坚持服务当地、服务“三农”的大方向不变的基础上,坚持“自主经营、自我发展、自担风险、自负盈亏”的“四自”原则,不干预法人行社的具体业务和经营活动,充分发挥行社接地气、决策链短、机制灵活的小法人优势。同时,搭建省级服务大平台,做了大量小法人“做不了、做不好、做了不经济”的事。

  2003年,国务院印发的《深化农信信用社改革试点方案》中明确,农信社要以服务“三农”为宗旨,办成社区行地方金融机构,并提出将农信社的管理交由省级政府负责,不把对农信社的管理权下放给地(市)和县、乡政府。

  王小龙介绍,农信社坚持“姓农、姓小、姓土”的核心定位,连续11年持续推进走访建档、信用村创建、整村授信等基础工作。2012年后,浙江银行业经历资金链、担保链“两链”风险考验。而正是在这一时期,浙江省农信联社提出“三做三不做”:即做小不做大、做实不做虚、做 土不做洋,不仅规避了之后的银行业风险波动,还实现了平稳增长。2013年,浙江省农信联社基本构建起“基础金融不出村、综合金融不出镇”的服务体系。并在2017年提出,5年新增5000亿元贷款支持乡村振兴。

  王小龙介绍,浙江农信贷款主要投向三农和小微企业。截至2018年末,浙江农信系统涉农贷款8663亿元;农户贷款5931亿元,占浙江省的二分之一,支持农户200多万户。

  最新数据显示,到今年3月末,浙江农信系统各项存款余额达21944亿元,各项贷款余额达14628亿元,分别占全省总量的1/6和1/7,持续保持规模第一的宝座。

  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,要“构建多层次、广覆盖、有差异的银行体系”,农合机构在服务“三农”、小微方面将起到主力军作用。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表示,由大商业银行提供流动性给叫区域社区银行,区域社区银行给中小企业贷款,同时与政府建立的担保、政府和民间的信用体系结合起来。这样服务小微企业融资的“德国模式”对中国有很大的学习空间。永丰银行董事长陈嘉贤也表示,服务中小企业融资更多需要中小银行。

  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潘光伟表示,要巩固好农合机构支农支小主力军的优势地位,推动建立多层次、广覆盖、可持续、适度竞争、有序创新、风险可控的现代农村金融体系。

今日相关新闻

  • KDJ随机指标走低
  • 外汇储备是一国拥有的外汇“家底”
  • 因此无论是从资产配置还是分享分散的角度
  • 对发现的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等四风问题公开曝
  • 另外由于注塑机和注塑模具的造价很高
  • 则服务费为6000元
  • 就是当地银行业存在掩盖不良的情况
  • 有些银行的增幅甚至达到了3位数以上的水平